太阳娱乐

珠海一男孩用了25年成为警察 只为和母亲并肩作战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2-17

  据妈妈告诉我,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,最喜欢的东西竟然是妈妈的警帽。每次妈妈回家,把帽子放下,我就很喜欢冲过去拿起来戴。这张照片记录了那天真烂漫的一刻。

  妈妈还说,当年每次她骑着摩托车回到家,我都会兴奋地拍着手欢叫。那个时候的交警警服还是白色的。

  也许,我三岁以前就喜欢当警察,但那个时候的喜欢只是一种无意识的喜欢,后来想当警察,又有别的原因了。

  那是有一次妈妈带我和表弟去九洲城玩耍,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,是非常难得的。在公交车上,遇到小偷了,妈妈立刻站出来,大喝一声:我是警察!你偷了钱包,拿出来!小偷一开始不肯,后来妈妈把警官亮出来,小偷像打了霜的茄子,乖乖把钱包交了出来。那一刻,我觉得当警察好威风,也想当警察。但很快,我的想法又有变化。

  我妈妈最初是在交警支队从事内勤工作。这份工作的特点是加班比较多,有时候深夜还要参加会议,写会议纪要。节假日,妈妈要参与路面执勤。每逢节假日,妈妈都不在我身边。

  我是独生子女,在一个人过节的日子里,我感到了异样的孤独。那时父亲在国企工作,他比妈妈还忙。我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非常多。有时候周六日,妈妈也要加班,就把我带到交警支队,我在院子里独自玩耍,有时候也把作业带过去做。

  小学四年级那年,奶奶要去带更小的堂弟,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得靠自己了。那一年,我看电视很注意看美食节目,我在偷偷学做饭,从学做方便面开始,很快我就学会自己煮面吃,接着我又学会洗衣服。因为有时候妈妈周末可以只加半天班,但如果另外半天还要做家务,她又没法陪我。所以,周末她加班的那半天我在家把家务干完,妈妈剩下的那半天就属于我了。我那时很高兴这种靠自己劳动来获得感情陪伴的方式。

  小学快毕业时,妈妈调到拱北交警大队上班,为了方便照顾我,我转学到拱北小学。每天放学下课,家长们都陆陆续续地过来接孩子,我孤独地坐在教室里,看着同学们被父母接走,最后全班只剩下我一个人,5点半以后妈妈就会来了。她来的时候都是骑着摩托车,那个姿势还是那么帅。

  有一天下着大雨,妈妈穿着雨衣骑着摩托车拉着我,我躲在雨衣里。下雨天路滑,摩托车突然一个侧翻,车倒在地,妈妈拼命护着我,我没有摔倒在地,她被车压了一下。那一幕让我突然心里一酸,妈妈好辛苦。我长大了,要当警察,去帮她分担点。

  妈妈也知道她陪我不多。为了哄我,她每次给我买很多零食,让我独自在家吃。很快我就有了蛀牙,但也没有引起重视。有一天深夜,爸妈都不在家。我独自睡着了,很快又从剧烈的牙痛中醒来,很快就痛到浑身瘫软,大哭起来。那时已经很晚了,大概是凌晨2点的样子,这个时候我看见妈妈从外面走进房间。

  那时我们家住的楼梯房,爸爸还没回来。妈妈独自背着我从四楼走到一楼,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医院做补牙手术。等到补牙回来的时候,我头昏昏沉沉,妈妈看我精神不好,仍然背了我一段,从后面我看到了妈妈的白发,我觉得我要赶快长大。

  读高中时,班上的同学外出时被人欺负,我当时感到非常气愤,又想起来小时候妈妈抓小偷的一幕。我觉得如果我是警察,就可以为他们主持正义。高考时要报考广东警官学院是我自己的选择。离警察梦似乎又近了一步。

  大学毕业那年,我决定报考公务员。第一次是2011年,我报考的是珠海市公安局。凑巧的是,前一年公安机关进行了大规模的扩招。等我报考的时候,自己中意的岗位只招7个人。笔试、面试感觉出来都不错。我觉得我真的要穿上警服了。但考试结果出来的时候,我感到了一阵异常的遗憾,我排名第八。

  我觉得我欠缺的是运气。第一次考试失败给我打击挺大,但还没有放弃,我一面继续着大学时代的体能训练,一面复习。第二年,珠海没有我喜欢的岗位,我报考了中山市公安局。考前一天晚上,我坐在窗前,默默看着天空,镶嵌着的月亮,很像我小时候在交警支队大院玩耍时,抬头仰望看到的情形。

  第二天的考试,我感觉发挥得还算正常。只是这次的结果更像是电视剧。岗位录取6人,我考的是第7名。那段时间,我异常失落。我专门报考了广州的公务员考试培训。去广州那天,妈妈罕见地专门请了年假,陪我去广州。我知道,她嘴上不说,其实是在默默鼓励我。

  因为两次报考失败,我想换换心情和环境。有次珠海基层的街道办招收职工,招考要求和公务员差不多,我也报名参加了。因为有两次考公务员的经历,这次我发挥得特别好,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。

  在基层工作的10个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对基层的情况和党政机关的文化很快熟悉起来。第三次考公务员的时候,我报考了珠海市公安局。写申论时,因为有了基层工作经验,我对题目非常熟悉,而且结合工作经历有感而发,写出来的东西不再是像以前那样空洞。

  这次,我录取了。获知成功的那一刻,我有一种异常的轻松感。办好入职手续,我接到通知,我要去报到的单位是交警机动大队。这个大队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交警支队所在地。那个院子就是当年,妈妈在里面加班,我在外玩耍的地方。

  时隔20年,我再次走近这个院子的时候,有一种莫名的时空穿越感。20年前,我在这里看树底下的蚂蚁,等妈妈下班,稍再长大一些,我还进去帮妈妈整理过文件夹。20年后,我还是回到这个院子,已经从一个童年无忌变成了七尺男儿,穿上了警服。

  很巧,去机动大队报到那天是妈妈的生日。我打电话给她:妈,生日快乐,我到机动大队报到了。电话那头妈妈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
  工作没多久,我有了自己的宝宝,妈妈当了奶奶。她调到了车管所工作,还是那么忙碌,但看得出她很满足,很为我感到幸福。

  按照交警的惯例,逢节假日机关民警也要外出执勤。我不知道妈妈被分配的执勤路段刚好也在情侣路。

  我驾驶着摩托车在车流如织的情侣路穿梭。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妈妈也在。我从身后骑着摩托车悄悄地接近她,就像20年前,她骑着摩托车到学校接我一样。等她回过头看到我时,我冲着她傻笑。她笑了一下说,怎么今天也在这里?旁边的同事看到这个情形,赶紧掏出手机朝我喊,“赶紧下来,让我拍一张你再走。”

  我拗不过他的热情,下车和妈妈合了一张影,然后驾车离去。这是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我和妈妈都穿警服的合影。

  从我小时候戴上警帽的那一刻到这张警服的合影,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我花了25年实现它。

  我儿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了,虽然深知是警察这条路任重而艰辛,也深知今后我很少有时间陪伴父母妻儿,但走在母亲曾经走过的路上,我感到格外温暖和踏实……

太阳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